配资新闻

全球最大数据库公司将走向何方?

时间:2019/4/13 10:13:00  作者:  来源:网络  查看:134  评论:0
2019年3月14日,全球知名IT服务商甲骨文(Oracle, NYSE: ORCL)发布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注:公司财年截止至当年5月31日),2019财年第三季度及前三季度的营收均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出现零增长。
在全球最高调的创始人和CEO之一的拉里·埃里森带领下,甲骨文一路攻城略地,给人锋芒毕露的印象。


20世纪70年代,公司发明了第一版Oracle系统,成为关系型数据库的典型。1986年,甲骨文在纳斯达克正式上市,并于2013年转板至纽约证券交易所。

目前,甲骨文仍是全球最大的数据库公司,且曾在2014年营收超越IBM、成为仅次于微软的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

此外,公司早在2009年便抢在IBM之前,以74亿美元巨资收购Sun,将Java编程语言的商标权纳入囊中,更因此与谷歌展开多年的Java版权拉锯战,最终在2018年赢得诉讼。

然而,甲骨文近年来的业绩已显疲态。

这家成立已超过40年,曾从IBM口中夺食、比肩微软、告倒谷歌的全球IT巨头,莫非是宝刀已老


一、 三年三变的收入分类

根据最新的财报,目前甲骨文的收入可分为三大类:

1)云服务及许可(Cloud and license)。旗下包括Oracle应用程序、Oracle数据库、Oracle融合中间件和Java等软件产品,以及提供云部署(Cloud-based)、本地部署(On-premise)或者混合部署(Hybrid)的相关服务。

2)硬件(Hardware)。主要提供硬件产品,包括Oracle集成系统、服务器、存储、行业专业硬件、操作系统、虚拟化等,以及提供与硬件相关的软件产品和支持服务。

3)服务(Services)。指公司向客户提供的差异化服务,主要包括咨询、高级技术支持和培训服务。

云服务及许可业务,是甲骨文的最主要收入来源,且近年来占营收的比重仍在不断上升:

2018财年及2019财年前三季度,云服务及许可业务分别实现营收324亿美元和232亿美元,占当期总营收的81.5%和81.9%;

而硬件业务和服务业务,在2018财年分别实现营收40亿美元和34亿美元,占当期总营收的10%和8.5%。


历年来,云服务及许可这项业务贡献了八成的营收。因此单从整块业务进行分析,不足以评价其业绩表现,还需进行细分。

然而,甲骨文在2016-2018财年里,每年都对细分业务各种推倒重来、各种变换姿势,让解锁过各种体位的风云君也大喊没见过这么玩儿的。

2016财年,公司如今的“云服务及许可”业务在当时还叫“云及本地部署软件(Cloud and on-premise software)”业务。

这项业务分为两个大类:云(Cloud),以及本地部署软件(On-premise software)。

其中,云收入服务模式细分为两项:软件即服务和平台即服务,即SaaS&P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即IaaS。

本地部署软件收入新增客户或续费客户,细分为两项:新装软件许可;许可更新和产品支持。

而公司的硬件业务,则按产品和服务分为硬件产品(Hardware products)以及硬件支持(Hardware support)。


在这种收入分类模式下,影响公司当前及未来发展的一些关键指标一清二楚:云服务的发展现状如何,有多少收入是新增客户带来的,产品的续费情况如何......

2017财年,公司开始取消硬件业务的分类,仅披露该项业务的整体收入。

此外,公司还把云服务重新进行细分:把PaaS和Iaas的收入合并;单独披露SaaS 的收入。

然而,到了2018财年,公司云服务及许可业务的分类发生了彻底的变化:这项业务开始改名为“云服务及许可”,分类也从以前的4个减少到只有2个。

最重要的是,公司从此不再分开披露云服务和本地部署软件的收入,而是改为按照是出售许可还是出售相关服务来粗略分类:云许可和本地部署许可;云服务和许可支持服务。

2018财年收入分类的改变,意味着公司最有看点的两个业务——近年来新兴的云业务,以及传统的Oracle软件产品,此后的发展状况对外人而言只能是雾里看花、琢磨不清。

这样的变化堪称稀奇,毕竟在IT行业迅猛发展、高度竞争的今天,多少公司在各种场合为自己摇旗呐喊、渴望引起更多关注。

特别是近年来,各IT以及互联网巨头纷纷布局云赛道,即使是风云君之前在《敛尽锋芒的世纪巨头:微软,重回铁王座之路 | 海外风云》一文里写过的全球第一大IT服务商微软,也为了自家云业务Azure,不惜与另一云业务巨头亚马逊公然叫板:

微软在Azure官网上,直接点名竞争对手亚马逊AWS,并且列举了“Azure相比AWS运行成本更低”、“为什么选择微软而不是亚马逊”等理由。


虽然巨头们的云战局已进入白热化阶段,甲骨文在云赛道的奔速难言满意。

目前,亚马逊AWS(截至2018年市场份额:34%)和微软Azure(15%)两家公司已经吃下云市场的半壁江山,剩余的一半市场也由IBM(7%)、谷歌(7%)和阿里(4%)这些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在争食。

面对如此激烈的竞争,甲骨文突然选择把自家的云业务和软件业务隐藏起来,秘不示人,昔日一向高调的甲骨文怎么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接下来,我们便揭开甲骨文的面纱,找出其收入分类三年三改、遮遮掩掩的原因。

二、 业务分析

1、云服务及许可业务

在2018财年以前,这项业务可分为两大类:云服务,和本地部署软件。

2013-2017财年,云服务的CAGR高达35.2%,且同比增长率每年都在上升。2017财年,云服务实现营收46亿美元,同比增长60.2%。

相比之下,该项业务最大的收入项——本地部署软件的CAGR为-0.9%,在2017财年实现营收257亿美元,同比下降-1.9%。

从收入增速上看,云服务和本地部署软件这两个分类的表现,仿佛王者与青铜。



本地部署软件业务作为甲骨文的传统业务,旗下产品包括Oracle的ERP、CRM和HCM等企业管理软件,以及公司多年来威震江湖的屠龙宝刀——Oracle数据库管理系统等,是甲骨文向客户收费的基础。

使用甲骨文软件产品的客户须购买获得商业用途授权的许可证(License),购买后的许可证是永久有效的。公司向新客户出售许可证带来的收入,即“新装软件许可”收入。



通常,客户在购买许可证后,还需购买公司附带的“许可支持服务(License support)”,才能获得期间的软件产品更新、维护和技术支持服务。公司对这项服务按年收费,续费带来的收入即“许可更新和产品支持”。

“许可更新和产品支持”是该业务最大的一项细分收入,2013-2017财年,CAGR为2.9%。2017财年,该项收入实现营收192亿美元,同比增长2%。

然而,新装软件许可收入的CAGR为-9.1%,自2015财年开始便出现连续负增长,且在2017财年同比下降11.8%。

虽然,新装软件许可的营收占比不高。2017财年,本地部署软件257亿美元的营收中,来自“新装软件许可”的营收仅为64亿美元,占比25%。

但“新装软件许可”收入的同比增速为负,且逐年递减,这意味着公司获取新客户的能力不断下降。

此外,公司的云服务虽然增长迅速,但在2017财年时,还仅占云服务及本地部署软件业务营收的15%,占公司总营收12%,显然还无法成为业绩的主要驱动力。

这局面对于甲骨文来说,自然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2018财年开始,公司把云服务及本地部署软件业务进行重新分类,并改名为“云服务和许可”。

在新分类下,该业务的收入只分为两项:

云许可和本地部署许可,即公司向使用云服务或本地部署软件的新客户出售许可证而获得的收入。

云服务和许可支持服务,即已经购买许可证的客户继续购买相关支持服务而带给公司的收入。

公司只披露了追溯到2016财年的相关分类收入。2018财年和2019财年前三季度,云服务和许可业务分别实现营收324亿美元和232亿美元,同比增长7.4%和1.1%。

其中,云许可和本地部署许可实现的营收分别为62亿和33亿,同比下降3.6%和5.4%。显然,即便是重新分类,也无法掩饰公司获客能力持续下降的问题。

而云服务和许可支持服务分别实现营收263亿美元和199亿美元,同比增长10.3%和2.3%。

虽然目前已经无法得知云服务以及本地部署软件各自的增长情况,但从近年来毛利率的变化情况看,仍可以推测出,这项业务的增长主要来自于云服务的推动。

根据2017财年及之前披露的数据计算,本地部署软件的毛利率较高,且多年来稳定在96%左右。而云服务的毛利率较低,在2017财年时仅为57%。


同时,整个业务的毛利率近年来一直在下降,2018财年和2019财年前三季度分别为89%和88%。


鉴于本地部署软件过去几年的毛利率一直稳定,且高达96%,我们可以推测出,近年来该业务毛利率的下降,一部分原因是云服务占该业务营收的比重不断提高。

2、硬件业务和服务业务

2018财年,公司的硬件业务和服务业务分别实现营收40亿美元和34亿美元,分别占总营收的10%和9%。

相比云及许可证业务,硬件业务由于其毛利率较低,对于甲骨文来说颇有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这项业务却是打造客户服务闭环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2014-2018财年,硬件业务的营收逐年下降,CAGR为-7.1%,。2019财年前三季度,该业务实现营收27亿美元,同比下降5.8%。

服务业务每年实现的营收变化不大。

虽然是公司历年来毛利率最低的一项业务,但作为公司向客户提供的一项差异化服务,且近年来面对如思科、SAP、Salesforce和Workday等企业服务软件提供商纷杂的竞争环境,公司在这块业务上也不敢懈怠。


三、财务分析

1、营收增长乏力

公司已进入营收低速增长的阶段,且在2015-2016财年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2018财年,公司实现营收398亿美元,同比增长5.6%,是近年来的最高增速。然而2019财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283亿美元,出现了零增长。

2、盈利能力下滑

2018财年,公司的营业成本为81亿美元,其中来自云服务及许可、硬件和服务三项业务的营业成本分别占总营业成本的45%、20%和35%。

其中,服务成本总体变化不大,硬件成本随着硬件业务规模的缩小而不断下降,整体营业成本的提高主要由于公司近年来云服务规模的扩张。

整体毛利率略有下降。从2014财年的81%下降至2018财年的80%,以及2019财年前三季度的79%。


由于近年来对云服务的投入,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和销售费用率逐渐上升,且两者的变动趋势基本一致。

2018财年,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和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5.3%和21.2%。


由于期间费用率的上升,近年来营业利润率有所下降。从2014财年的39%降至2018财年的34%,以及2019财年前三季度的33%。

由于公司高毛利的传统软件业务近年来增长乏力、而增长迅速的云业务仍需要较大的前期投入,预计公司未来的营业利润率仍会继续下降。

3、股东回报

2014-2018财年,公司通过广义经营活动,合计创造了135亿美元的现金流入。

而同期,公司通过股息支付和股票回购对股东的回报合计569亿美元,其中,股息支付合计128亿美元,回购股份合计441亿美元。

也就是说,公司需要通过融资活动去补充434亿美元的缺口。

大量的股票回购直接导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近年来一路走高。截至2019财年前三季度,资产负债率已经从2014财年的48%上升至78%。


相比之下,思科(NASDAQ: CSCO)、Salesforce(NYSE: CRM)和SAP(NYSE:SAP)最新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0%、49%和44%。

目前,公司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可出售证券分别还剩147亿和253亿美元。



虽然目前腰包鼓鼓,但接下来这钱怎么花、还经得住怎么折腾,那就要看高层的领导力了。

是寻求内生增长,还是回馈股东,亦或者寻求下一个收购标的?

结语

至此,我们已经看清这家全球最大数据库公司目前的困局:传统的本地部署软件业务日渐式微、新兴云业务仍在早期成长阶段。

风云君认为这正是甲骨文在2018财年把收入重新进行分类的原因:一是掩盖本地部署软件业务增长乏力的事实;二是为其年幼的云业务遮挡锋芒、减少竞争对手的关注。


甲骨文能否后来者居上呢?公司近年来搞了两宗大额收购:

2016年11月,甲骨文宣布以93亿美元,收购云服务供应商NetSuite;

2018年3月,甲骨文宣布以16亿美元,收购澳洲云计算管理公司Aconex。

这家昔日里威名显赫、称霸一方、挥斥方遒的IT服务商,似乎已经决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加码云业务,去赌一个未来。

风云君耳边想起了那句从小听到大的黑话:留给谁谁谁的时间不多了!

送给甲骨文,再接再厉。


Copyright ©2016-2019名师配资网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