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新闻

自主知识产权、芯片、以及为什么美国可以卡住华为中兴喉咙

时间:2019/5/23 9:15:38  作者:  来源:  查看:135  评论:0
最近在中美翻脸的前提下,华为承受了美国一系列的制裁。前两天的热点是Google跟华为终止合作,华为还可以继续用开源的Android,但是华为手机不能预装Google的服务了。Google的服务在中国本来就不能装,所以国人对这个的意义可能理解不到。在海外销售的Android手机不支持Google的服务是卖不掉的。当然也有人说,可以自己装。那是中国,那是技术圈,玩机圈,外国的普通用户,没有几个人知道怎么装Google服务的,这对华为手机的海外市场打击还是蛮大的。

当然华为也有备胎计划转正,自己研发操作系统,以及方舟编译器等等应对措施。前两天还有人提ARM说,你们看幸亏ARM不是美国的产品。华为还可以继续基于ARM开发自己的芯片。结果消息传来ARM也要暂时中止和华为的合作了。

这时候有人嘲讽说,你华为不是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么?这个要给华为说个公道话。在当前的形势下,做自己知识产权的芯片,做ARM授权的芯片是最合理的策略。苹果也有自己的芯片,也是基于ARM的。

你可以理解为ARM是一家标准公司。当然ARM不仅是标准还有技术,还有服务,等等,所以ARM终止合作的话,华为的自主知识产权芯片就算可以做,也只能停在当前水平以后很难发展了。ARM在嵌入领域发展了很多年有无数的积累,竞争对手是intel这种大佬,ARM仍旧屹立不倒而且地位越来越稳固。现在华为要说跳开ARM架构搞一个新的芯片,技术上不是不可以,商业上几乎没有可能,要做也得埋头铺10几年的市场才有戏。

为什么ARM不是美国公司,还是要听从了美国的命令呢?就是因为美国的科技底子太厚,全世界没有几个先进高科技公司可以从根儿上,完全跟美国砍断关系。所以美国的在高科技领域的长臂管辖权才能起作用。

这也是之前在有人些吹牛的时候,我总说单点突破容易,产业赶超难。之前的单点突破其实也是在全世界的知识产权和基础上前进,有很大一块是全球化体系的功劳,如果现在跟世界隔离开从头搞一套,那几乎不可能。

做个芯片没那么难,比如中国有龙芯,但是到了中兴被制裁,华为被制裁的时候,为啥龙芯不能出来帮忙。这就是做芯片不难,做一个有市场的芯片,做一个领先的芯片,做一个有产业链上下游的芯片很难。这些东西才是长远有意义的东西。而不是做一个东西,挣个面子。

上次中兴事件教育了很多人,希望华为事件也可以教育一些人,我们以后要制订长远的产业政策,比如保护知识产权,比如减少对私营经济的限制,这些是可以长远扶植产业链的政策。而不是政府直接投资,政府来设计下一代产品是啥,等等,这些政策只能做单点突破,其实是伤害健康产业链形成的。

有人说美国不是也政府投资高科技产业么?这倒是真的。但是这里面区别很大。

我们可以看看美国给全世界带来了哪些关键技术,这是我以前整理的一个不完全列表,左边是技术,右边是赞助方和资金来源:
计算机ENIAC:陆军弹道实验室赞助
IBM制表机/统计机:人口调查局(主要客户之一)
互联网: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 DARPA
GPS:国防部
触摸屏:英国皇家雷达机构(这个倒不是美国的)
快速傅里叶变换:国防部数学家
硬盘:美国军方
Siri:CALO:DARPA
自动驾驶:GoogleX:DARPA

DARPA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是美国军方的做超前或者说前沿研发的结构。我们现在高科技行业的很多底层核心,都跟DAPPA多少有点关系。

头两天我刷《算法导论》和Leetcode的时候,还发现动态规划算法的发明者 Richard Bellman在发明动态规划的时候,就是在兰德公司工作,项目是美国空军的项目,国防部付钱的。也就是动态规划算法也是美国国防部掏钱研究出来的。

美国为啥引领了全世界的科技发展那么多年呢?其实有很大程度并不是完全有意的。二战技术前就有大量的数学家,有人在美国,有人在英国,希望研究计算机。美国的ENIAC项目是陆军的弹道实验室资助的,弹道计算其实就是有非常复杂的公式,人工做非常慢,而计算机可以让很快。而这个项目刚刚搞出点眉目,参加了曼哈顿计划冯诺依曼就加入了进来。冯老把ENIAC引入到了曼哈顿计划的核武器的研究里面去。

时间相差不久的是,英国在二战结束前因为要破解德国的Enigma,在图灵的领导下也有一个计算机项目。这个项目成功的破解了德军的Enigma密码,帮助二战胜利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图灵和冯诺依曼是计算机领域的北乔峰南慕容。但是结果怎么样呢?二战结束后,英国出于保密的原因封存了图灵的项目,图灵后来也因为自己是同性恋被迫害,而自杀。

那么美国国防部和美国政府是不是天纵英才,高瞻远瞩呢?其实也不是。美国也有过麦卡锡主义,也有过一些非常愚蠢的政策。

但是总体来说,美国的政府在高科技方面的态度是比较开放的。互联网的前身叫ARPA网,最早是军网,但是美国一开始就把高校和科研机构纳入,最后干脆主网变成民网,军网继续保留在军方而已。比如GPS也是标准的军用科技,但是后来把加了误差的开放给了民间,再后来干脆把误差去掉,军方只保留最高精度的独享权。你现在在中国用的滴滴打车,最土的外卖,都是因为有了GPS才有了可能存在的。

中国该不该搞自主知识产权

当然应该搞。但是提到自主知识产权,就有两个极端思路。一个极端是我们是不是要完全独立于全世界搞一套。另外一个极端思路是说,搞自主知识产权是不是就是重新发明轮子。

完全独立于世界那一套,首先肯定没有机会。如果是在工业革命爆发以前还有机会。但是,人类在最近几百年的科技爆炸速度,远超人类几万年的积累。当年苏联还勉强可以在美国的那一套之外,搞自己的一套。但是实际上苏联也不是完全独立于世界的。

有人说中国不能完全独立于世界,美国可以。其实美国也不行,而且美国从来不把完全独立于世界作为一个选项。这个世界的大方向肯定还是全球化,还是全球分工。美国虽然有对这个国家制裁,那个国家采取措施,但是美国的主流还是跟全世界保持着紧密的沟通的。

中国呢?中国就更不能了。我们本来就还在赶超的阶段,美国是在引领的阶段。美国如果现在开始闭关锁国,美国也会衰落的,何况是我们呢?

那么自主知识产权是不是就是重新发明轮子?有人说,我们要尊重全球分工,按照比较优势理论,我们就乖乖的做袜子,做手机组装,我们不该研究芯片,操作系统。这当然也不是。全世界的协作其实是竞争和合作在一起的。没有任何一个机构有权利说,美国来做计算机,大家来做别的。美国发明了ENIAC也不是在什么机构的领导下。在高科技领域,谁的聪明人多,谁肯下功夫研究,谁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最好,谁就出成果。

所以说华为基于ARM搞自己的芯片,是不是好事儿。如果是真心地投入当然是好事儿。但是,这种研究一定是要站在别人的肩膀上,你先聊怎么做一个基于ARM的芯片。然后你才有机会说,我有没有机会做一个超越ARM体系架构,甚至是一个新的芯片标准。这种才有机会。

跨越式发展是一种错觉。美国厉害的不是单点科技,而是产业链。为什么我说:

我们以后要制订长远的产业政策,比如保护知识产权,比如减少对私营经济的限制,这些是可以长远扶植产业链的政策。而不是政府直接投资,政府来设计下一代产品是啥,等等,这些政策只能做单点突破,其实是伤害健康产业链形成的。


我们真正影响高科技,产业转型的是各种产业限制。拿快递行业来说,这是大家现在都知道的案例了。在进入WTO之前,快递是中国邮政的专营行业。所以中国的快递行业非常之差。而进入WTO了以后,因为要对外资开放,所以对私营企业也开放了。结果呢?结果现在中国的快递业的规模水平,超越全球任何一个国家。

我们有巨大的人口数量,但是很多产业被行政垄断,私营企业不能进入,这就生生的把内需给压制住了。

我也谈应该搞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和芯片,有些国内的专家学者也谈。如果对历史有记忆的话,还有自主知识产权的Liunx,办公系统,等等都有人搞过。刚才说了龙芯也搞了。政府其实也投了很多钱,这些东西起了什么作用呢?为什么没有起作用呢?

原因很简单,政府牵头搞,大多数上去报项目的都是去扎钱的,这些项目在市场上面能不能成功我可以不在乎,我只要搞定评审专家组,到时候可以结项就可以了。

政府最应该做的是知识产权保护,让企业敢于在创新上面投资和放开中中队私营经济的限制。

Copyright ©2016-2019名师配资网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