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指导

​大佬买什么?中欧基金怎么样?

时间:2020-9-15 11:18:21  作者:  来源:  查看:128  评论:0
2018年初,彼时正值中国公募基金成立的第二十个年头。恰逢盛世,证券日报为纪念过去二十年来的风风雨雨,拉出榜单,盘点当时的各路豪强,颇有几分水泊梁山英雄排座次的意味。而为了避免出现“关公战秦琼”的局面,证券日报特意从任职年限,以及净值年化收益率这两个维度出发,增加可比性。

在当时,任职十年以上有幸进入“决赛圈”的公募基金经理一共四十又一位。而在最后“决赛圈”的诸神之战中,笑到最后取得平均年化20%以上的收益率的仅有两位:朱少醒和曹名长。

被誉为“华尔街教父”的格雷厄姆有一套独门绝技,俗称“烟蒂股”。曾几何时还不是股神,仅是青年大学生的“小巴”凭此绝技,将入市本金一万美金,在四年的时间里翻为四万,一尝投资的乐趣。

曹名长的投资哲学,也颇为类似“烟蒂股”,选取基本面或许有些许瑕疵,但是极度低估的标的,寻求后续的“均值回归”。

或许是前半生的战绩过于辉煌,最近两年曹名长饱受争议,其中的焦点便是中欧恒利三年定开。执著于自己投资框架的曹名长,有些许不适最近两年愈演愈烈的“抱团之风”,这也导致这支基金的业绩每况愈下。

并且最近两年的大牛股往往并不“便宜”,100倍的酱油、60倍的榨菜、90倍的白酒,市场对于确定性的需求已达到了不惜牺牲价格的程度。而这样的市场风气与曹名长注重安全边际的投资思路相去甚远。并且曹名长颇为擅长的食品饮料、金融地产和汽车等领域,在最近两年也显得较为沉寂。

成立于2017年年末的这支基金,在建仓之初便选中了精锻科技,这支国内差速器齿轮龙头标的。

曹名长在最近的两年虽然颇受挣扎,但在汽车领域,其功底之深厚,无人可望其相背。其对于汽车产业链上的公司,极为看重海外的利润,认为这样的标的才能平衡国内政策带来的风险。并且相比日益饱和的整车市场,他更为中意零配件的替代逻辑,看好零配件行业的成长性以及估值恢复。

2018年初,精锻科技发布2017年全年业绩的预告,正是这份极为出色的预告吸引了曹名长的目光。在这份预告中,公司预计2017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将增长28.5%-36.4%。而这份预告的最大亮点还并不是无比靓丽的业绩,而是公司成功进入蔚来供应链。

新能源车由于结构设计的原因对差速器的精度、强度要求更高,所以独立的第三方总成供应将成为新能源车的趋势。公司过往的业务大部分为差速器齿轮,单车平均价值仅100元左右。而在总成化供货后,考虑到核心的设计能力,以及其他配件的匹配度,单车平均价值往往能达到250-400元,甚至一些国际车厂能给出600-800元的价格。



新能源车将带领差速器行业朝着总成化供货的方向“猪突猛进”。这或许就是曹名长相中精锻科技的初衷。并且精锻科技这家企业,本身具有很大一部分海外业务,十分符合曹名长平滑国内政策的需求。

但整个2018年全球经济步入下行通道,汽车行业的增速中枢也随之下移。虽然公司业绩仍然优秀,但公司2016年为进军VVT总成,耗资一亿元收购的宁波电控,却因主要客户的流失,步履维艰。不仅业绩太不如前,公司本身还得计提大额的商誉减值准备。这直接导致公司2018年Q4净利润大幅下滑。

在2018年的大环境之下,商誉价值叠加大环境的下行,精锻科技股价的走势也就可想而知。但在股价下跌过程中,曹名长也没选择割肉离场,反而坚持左侧交易原则,小幅加仓,一路“头铁”到底。

相比之下,冯柳的操盘手法就相去甚远,冯柳于2018年Q4借着商誉暴雷,低位吸货,并在随后的两季度乘着股价反弹大幅加仓,一度成为第二大流通股股东。但2019年三季度发现股价处于下行通道且无法制止,甚至要跌破前期的低点时,毅然选择割肉清仓。快进快出,手法之凌厉叹为观止。

虽然冯柳逃过2019年四季度的历史底部,但也错过2020年年初精锻科技的强势反弹。这里无法评判两位大神的优劣,但投资风格的差别尽显无疑。冯柳快进快出更重视时间价值,曹名长更为稳健,看中逻辑的兑现。

也正因为曹名长稳健的投资风格,较低换手率,我们较为容易测算其目前的持仓成本。在2020年一季度,股价大幅反弹后,曹名长也套现一部分仓位,用以减轻成本。

而这支三年定开的基金,也让曹名长可以一定程度上乐意免除外界的干扰,一展其所长。但成立于2017年11月份的中欧恒利,三年之期将至,2个多月后,开放赎回,曹名长必然会面对大量的现金压力。虽然市场总是笑称曹名长“一拖七”,但中欧恒利占据其一大半的规模,意义自然不一般。

所以这最后两个月对于曹名长来说就是名副其实的背水之战。如何在这两个月内大幅提高净值,并准备出一定量的资金供给赎回,是目前曹名长的当务之急。

Copyright ©2016-2019名师配资网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