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指导

搬砖小组的财报助手有用吗?

时间:2020-9-30 11:10:49  作者:  来源:  查看:128  评论:0
广州浪奇一出事,就有小伙伴拿着财报助手的截图,来问我们是如何提前预警这个财务雷的。
其实,分析一家公司的财务状况还是离不开那句话:资产软、负债硬、现金为王。
广州浪奇的资产是真的软!大家看下面的表一目了然,公司的软资产(应收、存货、预付账款等)占比很高。而综合资金(货币资金+交易性金融资产)仅占总资产的7%。

换个视角,公司19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是0.11亿,那么19年末的存货体量相当于扣非净利的123倍!也就是说,如果19年存货减值个1%,扣非净利就直接归零了!感觉一下,这资产软不?
有童鞋问,为啥不拿20年上半年的数据说事儿呢?因为上半年的扣非归母净利润直接就是-0.58亿,连提的必要都没有。
接着看,公司的负债有多硬呢?到20年上半年末,负债率(除预收或合同负债)已经高达74%了,有息负债占总负债的47%。公司的净资产到20年Q2的数据是17.68亿,几乎就比存货账面值多了2亿,敢情这净资产就几乎全部都是存货啊,现在丢了5.72亿岂不是直接凭空蒸发三分之一净资产吗?
债权人们估计现在心里应该有很多匹羊驼在奔跑吧。其实公司在9月24日(上周四)已经发公告称“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这里的“部分债务”基本都是票据、保理相关的负债,合计有3.95亿元。

这里同样也可以转换视角感受一下,负债的“硬”主要体现在债务的时间价值,也就是算利息。
公司20年上半年的利息费用是0.68亿,毛利是2亿,光是还债的利息就吃掉了34%的毛利,这可谓是真·银行の打工仔。
其实这跟公司软资产大的逻辑是一脉相承的,别忘了一开始我们就提到公司有巨大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这其实是公司给下游客户的垫资。
如果垫资垫太多,就有点当冤大头的味道,自己不够钱花只好跟银行或者其他高息借贷机构去借钱了。
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在20年上半年末已经是净资产的2.2倍了。而且公司的这些应收票据在19年之前大部分都是商业汇票,票据质量差到啥程度呢?
半年报中写了一行字“因客户商业承兑汇票逾期未支付,转入应收账款金额4.83亿元。”这个逾期部分票据占到19年末8.3亿应收票据的58%。

当然,靠着这样票据逾期转应收账款的骚操作,公司成功的将自己96%的应收账款账龄维持在1年以内,减少了票据又维持了应收账款的短账龄,外人不知道还会觉得看起来挺“靠谱”的样子,实在有点讽刺。
其实上面说的这些问题在我们的财报助手里都有充分揭示,手机上打开小程序能看到,这里展示一下PC版的界面效果:

PC版其实是提供给专业投资者使用的,提示的风险会比较完整,还能展示小组独门算法挖掘到的“相似公司”对应重合风险标签。
资产负债相关的风险标签就不必多说了,主要来说说现金流相关的标签。


业务带来的现金流是公司维持生存的“血液”,毕竟每个公司开门就要面对各种刚性成本,比如工资、租金、物业、水电等等,如果一个公司的经营现金净流量为负数,就说明公司的业务收现可能都无法满足公司开业的日常开支,要么欠账供应商要么欠账员工,主要评估能欠的是哪边。
而广州浪奇的净经营现金流已经连续多年为负数了,别说还债,真的是维持经营都挺费劲的。
早在19年3月初,公司就已经公告过自己面临仲裁,是由其供应商兴发香港发起的。兴发香港自16年9月开始向公司供应多种化工产品,按说是老供应商了,不该出啥大问题。
结果在18年全年的陆续交易中,有7笔涉及937万美元的货物双方对账不一致,兴发香港认为已经成功交货,而公司则否认自己收货。做浪奇的供应商心里应该挺苦的。
直到今年二季度,公司评估仲裁结果后计提了0.71亿预计负债,对应当期净利润也同时减少0.71亿元。
于是本来营业利润就已经“穿仓”为负的半年报,顺势还多了一大笔营业外支出,多年来勉强维持在0轴上方挣扎的净利润在20年半年报中直接被干成了-1.24亿。
19年12月的时候,公司因为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收储,预计将获得近26亿的补偿款,这比公司上市近27年合计实现净利润的5倍还多,因此被戏称为“19年最强拆迁户”,登上各大平台的新闻。
但所谓的巨额拆迁款,截至上半年实际收到的只有4.31亿元,期后到了8月又收了4.31亿,至于这笔款为啥不用于偿付商业汇票和应付保理,非要让自己发个债务逾期公告弄得挺难堪的呢?

翻一下公司的董事会、管理层变化,董事会今年7月底经历了一波大换血,最关键的是核心领导,公司的总经理换人了,所以为啥现在暴雷,给个眼神,你懂了吧。

Copyright ©2016-2019名师配资网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