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资新闻

关于贸易问题,美国两党的看法

时间:2018/11/8 9:11:15  作者:  来源:  查看:165  评论:0
1、观察大历史的美国政治学家会告诉你,美国的政治制度有某种天然的、“看不见”的机制,会避免一个党总统控制加两院的情形。因为这样会使得总统的权力太大。再加上法官现在也是保守派多数哦。所以,国民的潜意识会使得至少国会两院和总统的这三个机构中有一个不是共和党的。这就是某种恢复check and balance的内在动力。当然这比较偏理论,实际上的时事观察者还是会分析具体的选举情势。比如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动员率参与率之类的。

2、Trump现在不能为所欲为了。凡是要通过国会、涉及立法及国会表决的东西都不好通过了。给中产阶级新一轮减税的动议;基础设施投资法案;在美国墨西哥边境修墙涉及的预算。这些在Trump未来两年的任期内疚很难通过了。总统被制衡住了,这样就很难在国内有很大的作为。预计总统将进一步以来行政指令(executive order)来办事。对总统有利的就是最高法院现在多数都是保守派。向之前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限制以后估计就比较容易被最高法院通过。

3、在Trump上台以来两年,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国会两院已经打得非常难看了,一是在大多议题上完全党派屁股决定脑袋,严格按照党派划分来投票,这有点接近欧洲的政党了,和美国去中心化、重心落在选举人身上的政党政治很不一样。二是过去两年,政治派别倾向还有极端化的趋势,就是左的比原来更左,右的比原来更右。温和派是没有位置的。这说明美国已经分化到一定的程度,

形象点说明的话就是附图。A的情形:普通的国家,政治家选举政治的立场会偏向中间。或者说人口的中值水平。

在极度分化的国家,形成了左右两个大的人群。例如美国,民主党就在左翼里面找中值,取悦自己的选民。共和党在右翼里面找中值,取悦自己的选民。因为基础选民本身的分歧太大,所以民主党和共和党已经没有交集。

这个是个两维的图,假设一个从左到右的两维的政治光谱。在纯粹的认同政治、部落(tribal)政治里,不同的人群可能完全根据部落和认同来投票,和左派右派已经无关。如果实这样的,民主政治在一定程度上也就丧失了基础。(可以想象如果是伊拉克,逊尼派、什叶派、库德人三大群体,有什么可投票的呢,都投本族或本宗派的。

这就是美国政治的现状和未来。

在右派里面,所谓的越右,就是越接近Trump,成为拥护Trump教条和理念的人。

这种极度两级分化的政治(在现代媒体的帮助下)只会越演越烈,矛盾越来越大,将两个人群的个字的中间值不断推向两边。美国过去两年就是这个情况。

两极分化的极端在20世纪出现过。魏玛时期的德国就是。极左和极右。这里今天不展开了。

4、再回到上面的,Trump通过executive order来行事可以避免受国会制约。但滥用executive order是会危及民主的。Trump一旦卸任,所有指令都可以被废除(正如obama时期的指令一样)。这种反复会增加人们对体制的怀疑和对政治家的不信任。恶性循环。

5、长期起来看美国不光是陷入认同政治,而且未来走势取决于人口构成及发展。因为各个族群的投票比较固定。这里,最大的因素就是少数族裔(主要是西班牙裔人和黑人),少数族裔往往是支持民主党的。如果共和党不能赢得这些人群,那他们伴随人口增加,选民基础的扩大,就会逐渐开始控制美国政治(直到他们内部再分化)。共和党一直指控民主党纵容非法移民,一个原因也是因为非法移民的后代都投票支持民主党。这是一个很直接的人口战争。

6、对于中国:对于中国不是好事。因为民主党并不比Trump更亲中。共和党在历史上是支持自由贸易,支持大企业大资本家金融集团的利益的,民主党更加偏向底层工薪。所以相比而言共和党更加全球主义(globalist)。民主党为了拉拢底层工薪族,不可能转向不批判中国。他们应该是高举制造业回流美国、制约中国的大旗的。二是民主党在意识形态问题上更敏感,更加愿意批判中国。三是经历了Trump,这几年的种种事情,美国的遏制中国情绪已经苏醒。抨击中国成了唯一的两党共识。如果换做民主党上台,抨击中国力度不会减弱,反而会系统性加强并更右针对性。这个改天再展开说。

另外,贸易问题是总统权限范围,不走国会,总统有很大的权力。

所以,就中国问题,就中美贸易摩擦,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对中国也没有什么好处。民主党不太可能再对华问题上拦住Trump。

Copyright ©2016-2019名师配资网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